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我要评论0
字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栋栋 | 全国两会现场报道

文字编辑:周琦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这是工业互联网第二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代表委员们认为,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但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共识:制造业升级“神器”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工业互联网的定位更加明晰,工业互联网已经被提升到为制造业赋能的新高度,被摆在了更加重要的地位。

近年来,中国在工业互联网方面频频发力,先后发布了《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18年工作计划》等。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提出,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2019年1月,工信部又印发了《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透露,未来制定政策时会更加精准有效和普惠,并带动企业和社会各界的积极性,通过工业互联网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工业互联网并非新事物。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原副部长刘利华所说,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是这几年逐渐形成的,其定义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完全统一,但大体上形成了共识,就是现代的信息技术在工业上的应用。

地方也在积极布局工业互联网。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厅长陈新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四川正在制定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实施“企业上云”奖补政策,争创国家级跨区域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

根据工信部此前印发的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到2020年,全国要新增上云企业100万家。制造企业、互联网企业、软件企业、通信企业等多种势力加入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角逐中。

“智能+”接棒“互联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智能+”也是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这被解读为“互联网+”演进为“智能+”,预示着中国将加快推动人工智能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发展。

随着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不断发展,信息技术的应用已经不再局限于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物与物之间也可以通过技术实现互联,即万物互联。

物理世界的数字化将极大改变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创造出更智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社会生态系统。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认为,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会深刻改变每一个行业。很多行业都能靠技术创新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百度与宝武集团打造的智能钢包管理系统就大大降低了钢铁企业的能耗费用。

对于传统制造业,在“智能+”方面还有不少压力。比如在技术能力方面相对不足,无法依靠自身进行转型升级。

全国人大代表、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单纯依靠制造企业很难横向拓展,单纯依靠信息技术企业很难做深做透,应由制造企业和信息技术企业双轮驱动,应鼓励工业装备制造商与工业互联网平台运营商合作,加快企业全链条数字化改造。

事实上,无论是工业互联网,还是“智能+”,其终极目标都是利用新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让人们生活得更加便捷。孙丕恕称,工业互联网的终极目标是链接到C端,实现B2B2C,实现新型互联网。

瓶颈:核心技术对外依存度高

尽管工业互联网的成绩已见端倪,但不足依然不少。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不久前举办的工业互联网峰会上就指出,中国的短板在于,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还有待加强,特别是原创性技术的突破还不多。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也认为,工业互联网还存在核心技术和高端产品对外依存度较高、新业态新模式还处于探索中、较为完善的创新体系建设相对滞后等问题。

徐晓兰建议,我国应着力构建关键技术安全可控、工业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加速、平台创新生态方式丰富、新模式新业态涌现的工业互联网国家创新体系,并加强国际交流合作,有效开展专业及复合型人才培训。

“缺芯之痛”一直困扰中国的信息产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邓中翰最关注的是人工智能芯片方面的差距。

“当前,很多人工智能芯片依靠进口,特别是在一些关系国家安全和产业安全领域的芯片,急需破解‘缺芯之痛’。”邓中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人工智能必须实现底层核心芯片的自主可控,才能确保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信息安全。他认为,发挥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将有利于加快追赶世界先进水平。

此外,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离不开5G技术的进步。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移动董事长郑杰认为,5G发展中还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是工业互联网总体发展水平及基础仍较薄弱;技术标准不完善,工业数据互联互通难;设备联网率低;尚未分配专用频段等。这些都不利于用于工业互联网的5G规模发展。

郑杰建议,加快用于工业互联网的5G建设。“首先要开展面向工业互联网的软硬件关键技术攻关。其次,及早制定基于5G的工业无线技术标准。再次,要做好用于工业互联网的5G频谱规划和安全保障,提前预留用于工业互联网的5G专用频段。”

除了工业互联网技术本身的差距,应用更是检验工业互联网的“金标准”。

徐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民说,如果对工业的知识和工业的理解不到位的话,平台对工业赋能的力量和势能就会有所欠缺。例如,徐工集团旗下的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中铁建打造了4款工业APP,每年节约物流成本和固定资产投资就达到了1500万元。

刘利华和王民也持同样的观点。他提醒,工业互联网要能实实在在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降低成本,改进质量,否则意义就不大,要防止炒概念。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